🌙

早点睡觉

听诱惑本质听到天亮,有种被超度的感觉,好他妈快乐。
初中的时候就特别喜欢。娅跟我说,你喜欢那个老女人啊,那时候心虚就随便应付过去了。现在我是真的喜欢这个老女人。而且也没有很老吧,我觉得莎伦很有风韵和神性的。
想想初中的时候听シド,听gaze,听x Japan,彩虹,曼森,高中开始疯狂刷唱见,大学里还是要绕回最开始的地方。也不是怀旧,我自认为还是很中二,就是以前吧就听个旋律听个鼓点,听了能嗨就是好歌,现在虽然也是这样,但毕竟日语也会点了,经历的事情总比以前多,感触当然就比未成年的时候深。
比如シド的日伞,ミルク,现在听一定是嗨不起来的,因为过于残忍了。以前不懂日语,总觉得旋律轻飘飘,那就是轻松的歌,就是因为是轻松的歌,老猫才能在唱的时候笑着在台上旋转跳跃。但其实不是这样的。那些曲子的情绪现在听起来,简直沉重到让我不忍回忆。明明是在失去在追忆,老猫悲情满怀却还能在台上轻轻起舞。看到他的身影,那么几分钟里,我倒也是忘记悲伤为何物了。
当然相比之下我还是过得太安逸了,读不懂这样的情绪要怎么流转怎么消化才能够这么有感染力。所谓的真情流露到底是彻底释放还是渐渐打开还是彻底隐忍。其实这都无所谓,他是诗人,唱着已经发生的和未发生的事情,也许已经是理所应当的习惯,只不过是我自己,几年后算是能体察情绪,但还是阅历不够用情不深,日子太好过罢了。
凑佳苗说远离文学的人的生活往往都很文学。他妈的愁死我了。
就,刚刚还说听诱惑本质听得爽得一批,结果说到现在,莫名有种,自己水平不高,听不来牛逼的❨所以到底哪样才算牛逼❩,只能用歌里别人的慈悲和别人大风大浪之后的归于平静来安慰,或者欺骗自己。拾人牙慧啊拾人牙慧,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锤爆专爱拾人牙慧的自己,这太不牛逼了。
但是我真的好喜欢Memories和 Covered by roses。写出这种曲子的人是神没错了。慈悲到我的心尖儿颤。I w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of time,同样一句话,打雷和老女人唱就根本不一样。打雷是醉死在欲望里的疯狂,是特别可爱的美国女人,但是莎伦,用某个大佬的乐评来说就是,三体的结局,最后的人类凝望着被压缩成二维的太阳系驶向远方。当一切你认为理应永恒存在的东西,太阳,宇宙,通通在你眼前灰飞烟灭,而那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告诉你,我会把你印在我的心里,as long as I can,我仍会爱你到时间的尽头。时间有尽头吗,我觉得目前大多数人的认知里是没有。一般人类大概会精神失常吧,先不要说什么爱不爱了。就很伟大,很温柔。我的内涵不足以说出慈悲和爱在这个世界上是何等强大,但是它一定能有雨果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那样的强大,它也一定不是勃朗特姐妹那样所谓的痴。
天已经完全亮了,一夜没睡,我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状态。想躲进这样的慈爱里好好睡一觉,还想梦见那个还喜欢我到爆且性欲旺盛的前男友。虽然现实里早就一刀两断,但是回忆也未尝不是什么坏事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