🌙

早点睡觉

今天总算是把所有事情都解决了。包括我的学生,包括我最好的朋友。
那个孩子认真也好,不认真也好,这个暑假进度复习完以后就再也不是他的老师了。他妈妈问我,我儿子这样补习下去,语文要多久才能上80分。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吐槽了,真是笑话。
然后冯冯今天约我泡汤。看到消息真的吓死。上次聊爆了以后就几乎没有交流过。池天天追着我问,你跟她怎么样了,实在不行就成了吧。所以说性向这个东西真的挺让人头疼的。
小学初中年少无知,总会吻过几个同性小伙伴,喜欢你爱你这些话天天挂在嘴上,但是谁都不会当真。当然现在我还是喜欢男人。但是冯冯她是个双,她真的就是。我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偏见,一直都当她是特别好的朋友,用现在的话讲大概就是骚鸡姐妹。经常一起看看控,喝喝酒蹦蹦迪,骂骂看不惯的人,私底下交流交流各自男友的性癖,真的特别开心。
我大一的时候在寝室待不下去,就去冯冯的寝室,怎么去面对室友,都是她替我出主意。后来我换了寝室,那个时候她也和男朋友分手了。
很奇怪,那个男朋友最近要复合。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来要求复合的男人。把冯冯戴着圆框眼镜的照片发给他的朋友,发在空间,声讨圆框眼镜是如何丑陋如何罪恶,并说“发明这种潮流的人真该烂眼睛”。
那个男人说如果冯冯可以摘下圆框眼镜,他就可以重新成为他的男友。
我想起了他们分手之前,一次冯冯剪了短发,染了蓝色,男友看到以后非但不满意,还要侮辱他。别的女孩子都是黑长直,为什么你非要剪得那么短,为什么你非要彰显个性,cnm听见没有,cmm!
冯冯被他骂到哭,我说连头发都不让你动,将来真的在一起了你还有什么自由。冯冯又跟我说了很多类似于这样的事情。她说,每次约会都只能穿男朋友喜欢的连衣裙和高跟鞋,走了很久的路,跟男友说脚很疼,男友只让她忍着。真是岂有此理。
我说他和以前并没有两样,再复合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。冯冯说没错,然后和昔日的男友一顿骂战,终于是删掉拉黑了。
后面几天冯冯说她总是很频繁地梦到我,都是暧昧的场景,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我其实只觉得尴尬,总是岔开话题。可能是我想多了。再后来她说她是认真的,因为两个人在一起过于快乐了。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我认为双性恋是正常的,但是我是直的啊。冯冯问我喜不喜欢她,我说喜欢,但“不是爱情的那种喜欢”这句话总说不出口。气氛从来没有这么尴尬的时候。我们两个第一次不能无话不谈。
我的想法一直都是,感情再好也只能是朋友,越过了这条线就再也回不去了。虽然这么说有点矫情,但是是真的不想失去她。
今天下午冯冯突然发消息要约泡汤。我想着今天一定要把所有话都说清楚。
热水泡得人迷迷糊糊的,我也迷迷糊糊地把该说的都说了。说完也并不敢去观察她。
她说可能是前男友突如其来的出现让她有些慌张,但是一个人真的不能所求太多。我说我都懂。
泡完汤以后所有事情都明朗了。应了烤鸟的一句话,很多事情不说出来,别人是不会出来了。
这几天我总是揣测和臆想。突然间被说喜欢,不兴奋是不可能的,但是我和冯冯都是经历过的人,不能开玩笑。所以一度脑子很乱,想拒绝又怕她失望。平时有心事总是第一个和冯冯说,突然有这么一件事连冯冯都不能说了,也是憋屈。还好现在都说出来了,我们以后大概会更相信彼此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