🌙

早点睡觉

我发现自己身上有个很严重的问题,我觉得很严重的问题。
就是碰到很多事情会不可遏制地去想很多。好的结果,坏的结果,我该如何去渡过,如何去接受,对于别人来说这样的处理方式会不会有失偏颇之类的。
排除圆满处理的情况,导致的后果往往有两种,一种是,思考到后来,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不需要大费周折去钻牛角尖,自己开心就好。然后就去很简单地处理,很简单地完成,事后也意外地没有什么感想。这个时候就莫名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空洞无趣的人。就,明明很多小说啊著作什么的,里面会有很多自己感同身受和真的经历过的事情,但是为什么在大家就可以把它们记录得如此精准而贴切,我的脑子里却只有一具记忆的空壳,或者说是轮廓,有的时候连轮廓都难以勾勒。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懒惰还是不够用心还是我真的缺乏情感。很难受。
还有一种结果就是,关系到其他人。很多人都抱怨过我,为什么我只做和自己有关的事情,不去帮忙做和他们有关的事情。
其实对于这个事情,一开始我脑子里的想法只有????。你自己的工作,自己不去完成,反倒是我的不是吗。又不是teamwork,就算是,也要各司其职吧。我可是惊了。但是遇到太多这样的人,反而自己会很心虚。为什么这些人反而都不喜欢我,但是彼此之间就相处得这么如胶似漆呢。
后来有幸去听了一场某教授关于佛教的讲座,讲的是大乘佛教。说这个“乘”好比是一辆马车,最理想化的状态就是,所有人都在这辆马车上,驶往空无一物的彼岸。其中单独一个人得道的情况其实是不存在的。因为人与人,人与万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些枷锁是无法打破的。遁入空门即是断开了与一切物事的“缘”,因此只能是所有人一起得道,或者是所有人都不得道。
…脑子有点乱了。把平时的为人处世和宗教相提并论可能有些不合适,但是还是可以类比一下。虽然我实在不敢说自己是想要“得道”,但其实我总觉得可以用类似的思想去处理那些让我头疼的关系。
尽管不知道该怎么做…
…写不出来了。此时此刻大概就是我在前面说的空洞状态,但也不完全是。

……

评论